图片 1

   
唐琬看到后感伤之余也依律赋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此次邂逅不久这位才女便抑郁而亡。

   
根据米芾自述,在听从苏东坡学习晋书以前,大致可以看出他受五位唐人的影响最深:颜真卿、欧阳询、褚遂良、沈传师、段季展。米芾有很多特殊的笔法,如“门”字右角的圆转、竖钩的陡起以及蟹爪钩等,都集自颜之行书;外形竦削的体势,当来自欧字的模仿,并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沈传师的行书面目或与褚遂良相似;米芾大字学段季展,“独有四面”、“刷字”也许来源于此;褚遂良的用笔最富变化,结体也最为生动,合米芾的脾胃,曾赞其字,“如熟驭阵马,举动随人,而别有一种骄色”。

   
《北齐校书图》描绘的是北齐天保七年文宣帝高洋命樊逊等人刊校五经诸史的故事,传最初为北齐大画家杨子华所作,唐代大画家阎立本曾经临摹。到宋代,摹本多样,有的白描,有的设色。其中有一卷到了黄庭坚手中,他认为是伪作。不过东坡提出不同意见,他觉得这本来是高手的“粉本”,也就是用墨笔画成的稿样,只不过近期有画师在墨笔粉本上赋彩,将六位男士的脸部都敷上了浓厚的白粉,所以不被黄庭坚认可,其实倒是善本。目前藏于波士顿美术馆的这一幅,纵80厘米,横240厘米,画了19人,虽也是宋人摹本,却不是东坡所提到的那一幅。因为没有6个面敷白粉的君子,却有7个“佛妆”侍女——额头染白、额发作云卷状、还像佛一般梳着螺旋发髻。

图片 2

更多米芾书法欣赏

陆游书法欣赏【北齐校书图跋】02

图片 3

图片 4

   
陆游行书《自书诗卷》从章法布局看,结体开张,看似毫不经意,实则错落有致,富有新意。用笔节奏迟疾相发,墨韵浓淡匀称合理,点画精细微妙,纤毫毕露。通观全帖,却又不落窠臼。从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感、节奏感和疏密紧凑的艺术效果。

书法欣赏唐琬【钗头凤】

  米芾据说学过羊欣。尽管如此,米书并没有定型,近在元佑三年书写的《苕溪帖》、《殷令名头陀寺碑跋》、《蜀素帖》写于一个半月之内,风格却有较大的差异,还没有完全走出集古字的门槛。大概在五十岁以后,由于米芾过于不羁,一味好“势”。这“势”固是优点,但同时又成了他的缺陷。“终随一偏之失”,褒贬分明如黄庭坚者应该是比较客观的、公道的。书法视频。现存的米芾篆隶,的确不甚工,草书也写得平平。他后来对唐人的草书持否定态度,又囿于对晋草的见识,成绩平平自然在所难免。元丰五年以后,他开始寻访晋人法帖,只一年就得到了王献之的《中秋帖》。这先人为主的大令帖,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总觉得右军不如其子。但生性不羁的米芾并不满足于小王,早在绍圣年间就喊出了“老厌奴书不换鹅”,“一洗二王恶札”。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