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由法国插画家和雕塑师Gilbert
Legrand带来的一组作品。运用天空行空的想像力,并根据剪刀、刷子、拉链和餐具等日常物品原有的独特形态,艺术家在上面描绘了完美契合各个物品不同的插画,将它们一一变成了超现实的动物和人物雕塑
,这种精妙的组合形神俱肖,相当有趣。

2015年11月16日,小野洋子来京首开个展,其间与中国艺术家徐冰在中央美院对话。一出场,就以嚎叫技惊四座。2015年的艺坛事件总是围绕着资本和名声所展开。凡高、大卫霍克尼、小野洋子都是西方艺术明星级人物了,但盛名之下,其带来的个展到底展现了多大的艺术成就则值得我们深思。同样引发我们深思的还有成为一座文化地标性质的美术馆定位和经营。排队10小时看一眼《清明上河图》可以说只要《清明上河图》亮相,就会上演全民看展的热潮。2015年因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清明上河图》这一中国古画第一神图也得以全貌展现,一时间路上行人均为清明断魂,哪怕排上10小时也甘愿。不过这次庞大的石渠宝笈特展其实出动了大量的书画珍品,但依然没有魅力引发大众的驻足则不免遗憾。故宫博物院虽为博物院性质,但故宫更被认定是旅游胜地,此前这里的展览、公教、学术研究更多的是被限于文博圈内的事。不过凭借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其推出了近18个展览,创下故宫博物院成立以来展出文物数量最多、内容最丰富、形式最精彩等多个最高纪录。其中,石渠宝笈特展更是达到了全民观展的疯狂程度。感映凡高展引争议凡高知名度无需多言。不过这次他的到来则采用感映艺术大展,即多媒体展览模式。35块高清巨幅屏幕展现出凡高一生创作的画作、手稿以及书信等。由于没有真迹,该展自在上海开展以来便引发争议,究竟是一种创新展览模式,还是仅仅是场商业秀?当然争议并没有妨碍上海一站的票房,为期4个月的该展迎来了36万人次的观众流量。北京的观众后来明显理性了,共有15万人次。中央美院美术馆有学院支持,又对现代美术馆形态有着成熟思考,这一切令央美美术馆的发展如鱼得水。整年20多场展览,不乏随心而行:肖恩斯库利艺术展,1964-2014伦敦|纽约这样的西方大师,同时央美美术馆的野心还在于其致力打造自己的展览品牌,包括第二届CAFAM未来展、第二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等。追逐大卫霍克尼、小野洋子看霍克尼、看小野洋子,似乎是2015年文艺圈内标榜自己高大上的两大展。两位西方当代艺术明星的到访,掀起了热潮,由艺术院校蔓延至798。无论是霍克尼展览开幕式的聒噪,还是小野洋子带来其标志性的嚎叫行为艺术,一阵热闹之后却也引发对其作品含金量的吐槽。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作为民营美术馆如何构建良性的运营模式是个大问题,但高品质的展览无疑是根基。去年好展览数量在下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也很难扭转趋势。不过其高明的还在眼光的前瞻性。推出的不明时区三部曲三位亚洲艺术家的个展,恰好吻合了当前艺术资本从中国当代艺术向亚洲日韩等国的转向。刘益谦等重金砸向西方艺术品这两年,中国买家正在掀起一轮西方艺术品购藏热潮,创下不少世界纪录。纽约时间2015年11月9日晚,佳士得画家与缪思专场在纽约举槌。刘益谦砸下人民币10.84亿元拍下了意大利绘画大师莫迪利亚尼的裸女画作《斜躺的裸女》,令其荣登世界最贵裸女画。而在国内也只有顶级拍品如潘天寿《鹰石山花图》等才能拍出亿元天价,但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提振市场还有待检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民生系艺术军团其实在艺坛已有多年实践,而其野心勃勃的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计划也几经周折终于在2015年6月25日开馆。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绘画篇(1979-2009)是场气势十足的当代艺术明星荟萃展。作为北京新馆,其或许能给京城艺坛带来些新鲜的东西。马云、曾梵志合作拍卖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小众化,很早听到过一种玩笑:中国当代艺术估计只能跟马云合作了才会引起大众的关注。没想,玩笑还真成为现实了。马云和曾梵志合作创作油画《桃花源》,而且还上了香港苏富比2015年秋拍,还拍出了4220万港元。艺术之外的附加值究竟能有多大,需要你大开脑洞了。红砖美术馆该美术馆的出现,丰富了798之外的艺术场域。热情颇高的闫士杰夫妇希望通过举办一些大型展览更好地建立红砖的品牌,为此黄永砅成为其座上宾,2014年、2015年均有合作,尤其以2015年的个展规模更盛。不过民营美术馆的学术力量是个绕不过的问题,同样也考验着红砖。

墨西哥 埃莱拉 《斗士》

编辑: 冯轩羽

编辑:徐啸岚

在刚刚闭幕的艺术广东上,和大多数国内画廊普遍迎合观众审美预期的艺术品有明显不同,几家具有国际范儿的外国画廊带来的艺术品,无论架上绘画还是雕塑和装置,都呈现出一种有别于传统的、更加当代的艺术风貌,令人颇有耳目一新之感。偌大的展厅里,不时会有好奇的观众游走而至,品鉴一番。但几位外国画廊的负责人均对记者表示,广州的潜在藏家们最喜欢问:这个艺术家有名吗?他的作品这几年升值幅度如何?这个在国内藏家们看来再正常不过的发问,却时常令这些外国画廊主们感觉无言以对。

中西方不同的收藏理念,正在阻碍西方艺术品进入国门的脚步;但西方优秀艺术品凭借物美价廉的优势,逐渐走入国门的趋势,又似乎是无法阻挡的

热衷投资的中国藏家买西方艺术品很危险

足以进入美术史的画家、严谨而低廉的价格外国画廊引进的西方艺术品,岂不应该吸引国内的藏家趋之若鹜?现实却并非如此。

一位主要关注近现代书画的藏家毫不讳言地告诉记者,他就对西方艺术品兴趣不大,就是喜欢写实的、好看的艺术品。我买艺术品主要挂在办公室或者家里,我宁愿挂山水画、花鸟画,也不想挂一幅不知所云的印象派、抽象派。以我收藏艺术品几十年得出的经验是,千万不要走太偏激的路线,否则想出手,变现是很困难的。我们得考虑目前中国的国情,还是古典的、写实的、具有美感的艺术品喜欢的人更多,更有市场。

此次艺术广东中另外一家来自美国纽约的画廊听尘艺术空间掌门人李听尘也深深体会到了与本土藏家的对接与沟通比较困难的问题,广州的人文特性是相对务实的。长期以来,人们对传统字画和工艺精品的文化价值和技术性有更深的认同感。

艾思科女士告诉记者,来参观的游客即便是对作品产生了兴趣,但是多半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个画家有没有名气?他的作品这几年升值的幅度如何?

她对这样的问题挺无语,因为这是德国贝尔艺术空间第一次将这些艺术家介绍到中国,他们在中国必然是没有名气的。而且,虽然表现主义绘画在欧美的受众群体还在,但必须承认它已经不代表时代发展的主流,是属于博物馆级别的东西,这些老艺术家的作品价位也基本固定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作品足以抗通胀,保值绝对没有问题,但不会有太大的升幅。她说,但这样的回答难免令很多有投资预期的中国藏家深感失望。

艾思科告诉记者,在西方,具有投资预期的藏家不到整个群体的百分之十。大部分藏家对艺术品是一个欣赏的态度。买一件艺术作品,是买一种观念,一种知识,一种想法。西方藏家基本不会关心一件艺术品明天能卖多少钱。她说。

但这又和中国的国情完全不同。国内着名藏家朱绍良告诉记者,国内目前的收藏者,抱有不同程度投资心态的人群至少占到七成以上的比例。而对于这类收藏者而言,西方艺术品的确不是一个好的品类。我承认西方艺术品的表现更加平稳,泡沫不多。但我们中国人的血液里没有流淌西方艺术的基因,我们在市场上很难捡到真正的精品,就像中国的油画家再怎么努力也很难超越西方一样。西方艺术品虽然没有泡沫,但也很难升值,不仅在中国,就是在西方变现都很困难。西方人没有把艺术品炒来炒去的习惯,而我们的很多藏家不了解中西方在这方面的差异,把它们当成投资品,这是很危险的。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